霍格沃茨3

#格兰芬多#

当最后一个小巫师被宣布分配入拉文克劳之后,分院仪式才终于结束了。

伊芙坐在格兰芬多长桌的位置,明明才刚刚做出了那样让人吃惊的举动,她却表现的十分平静……也不能算平静,只是和平时的表现并没有什么不同。

接受着来自四面八方注目礼的伊芙让坐在自己身边的人把放在远处的南瓜饼递过来,丝毫没有刚开学就成为霍格沃茨名人的自觉——一个格兰芬多在开学初初就大声宣布要和仇敌一般存在的斯莱特林玩耍。

尽管对伊芙所做的事情感到震惊,但拉文克劳和赫奇帕奇的学生都认为与他们无关,他们觉得没必要插手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之间的恩怨史。这大概只是霍格沃茨历史上无趣的一笔,但旁观的话说不定还能发现什么有趣的事情。

斯莱特林的学生在经过最开始那非常明显的震惊后才终于取回理智,他们毫不掩饰的在内心对伊芙进行了一顿嘲讽,觉得最近格兰芬多的学生大概是缺根筋。

在格兰芬多这边,有些人确实被伊芙的惊人举动给愉悦到;有些人觉得伊芙的举动并没有什么,认为这只小狮子只是刚刚入学还不了解斯莱特林;还有些人心想着勇猛的狮子却在向狡猾的蟒蛇掐媚,内心有些不平,他们甚至觉得斯莱特林是在嘲笑他们……尽管第三种人并不算多,但也绝不在少数。

但与此同时,四学院里都各自存在觉得这样的伊芙非常可爱的人,而且人数还不在少,教授中看起来也有一些。

晚宴持续的时间并不算长,毕竟明天就是正式上课的日子了,必须让经历了一天劳累的小巫师们都做足充足的休息才能应对接下来的学习生活。

在晚宴的最后是一段令人无语的校歌……即使是到了这种时候,伊芙依然保持着之前的活力,让人觉得她的精力用不完一样,甚至还跟着校歌的旋律哼唱起来,虽然很多都是瞎唱歌词。

校长宣布解散后,新生的小巫师们就被各自学院的级长带领着前往宿舍。

在经历过一段随时都会变换交错的阶梯后,最后在胖夫人的画像前停下脚步,回答了口令就来到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画像背后的入口就像是墙洞一样,里面是一间舒适的圆形房间,摆满了软绵绵的扶手椅,中间是一座燃烧着火焰的壁炉,在壁炉的两边是各自通往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的螺旋梯。

女生宿舍的寝室环境还算不错,是两人一间,门板上挂着写有各自姓名的门牌。

等伊芙找到自己寝室的时候,发现寝室里已经有其他人在了。

暗金色头发的女孩子刚把身上的黑色长袍脱下,她大概没想到室友会在这个时候回来,伊芙注意到她脱下长袍的动作似乎僵硬了一下。

对于不感兴趣的事情,伊芙通常都是看过一遍就忘记了,但偶尔会记住一些无聊的事情。比如自己未来七年的室友是之前第一个分院的人这件事。

她努力回想了一下对方的名字,但最后发现似乎从来就没在自己脑海中逗留过一样,刚刚进门前她也只是留意到自己的名字。

“你……”

“你好,尼古拉斯小姐。”

对方的样子看起来有些拘谨,很恭敬的和伊芙打了声招呼。

倒是伊芙有些吃惊,“诶?你认识我吗?”

——……看了你在分院仪式上的表现应该没有人不认识你。

奥兰.亚特兰特在内心这样想着,因为是小孩子还没办法完全控制自己脸上的表情,她脸上不由得露出有些无奈的样子。接着,她又立刻察觉到自己失礼的行为,忍不住露出尴尬的表情。

奥兰是来自麻瓜家庭的小巫师,在得知自己被霍格沃茨魔法学院录取的时候她真的觉得很惊喜,原来世界上真的有魔法学校这种东西。但在火车上和她坐在同一包厢是两个有着悠长家族历史的纯血巫师家庭的小巫师,在得知奥兰是麻瓜家庭出身之后,他们都流露出鄙夷的样子,接下来的一路就没再有过交流,这让奥兰对霍格沃茨……不,是魔法界产生了一丝畏惧……

当然,奥兰在分院仪式上看见了那两个小巫师都被一起分配到斯莱特林学院。

“……啊,我的名字是奥兰,奥兰.亚特兰特。”过了好久,奥兰才想起来对方还不知道自己的名字,立刻自我介绍。

“哦哦,你好啊,我是伊莎贝拉.尼古拉斯,也可以叫我伊芙哦。”伊芙上前几步抓着奥兰的手,对着面前看起来有些怯懦的女孩露出甜美的笑容。

独自一人来到霍格沃茨学习的奥兰,因为之前火车上被冰冻到的内心这时候从终于感觉到了一丝温暖,看着同龄女孩的笑容一时竟觉得鼻尖有些发酸。

“诶诶诶?怎么突然就哭了?我说错什么话了吗?”

被伊芙这么一说,奥兰才发现自己脸上不知不觉划过温热的液体。虽然说伊芙总是会不顾周围的行动起来,但对于女孩子的眼泪她也是完全没办法的,她露出一脸慌张的样子想让奥兰停止眼泪。

奥兰抬手用袖子把眼泪擦尽,她的眼角有些泛红,“没事的,非常感谢,尼……伊芙。”她努力勾起嘴角的弧度,“不介意的话,请叫我奥兰……诶?”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温暖的体温突然围绕在她的周围。伊芙依照记忆学着母亲的样子,放在女孩背后的手掌轻轻拍打着安抚她。

“乖哦……没事的。”

伊芙有些笨拙的说出能安抚这个麻瓜家庭出身的小女巫的话。

亲爱的母亲:

虽然一路上有些不开心,但我还是顺利来到霍格沃茨了。不得不说,我的心情从一开始的期待变得有些小心翼翼,原来魔法界还有血统之分的说法……

我被分配到格兰芬多学院,这里有许多和我一样的小巫师。霍格沃茨里有四个不同学院,关于这个容我下次在和您解释吧。

尽管发生了一些不开心的事情,好在我的室友是个不错的孩子。她叫做伊莎贝拉.尼古拉斯,是个像东方瓷娃娃一样的人,虽然性格看起来有些古怪,但她却安慰了我……对了对了,伊芙她是混血的小女巫,母亲是巫师,父亲却是个普通人。

先说到这里吧,今天真的有些累了,明天就要开始上课,进入这里的第一堂课是魔药学。

听高年级的前辈们说,要小心不要去招惹魔药学的教授,那个教授是斯莱特林的院长……这是霍格沃茨的一个学院,是格兰芬多学院死对头。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魔药学总是一起上课的,这让我有些担心。

不过,应该是没问题的。看着伊芙的样子,总觉得似乎并没有什么可怕的困难,而且我毕竟也是那个教授的学生嘛。

那么,就先说到这里了。

等过几天我再把在霍格沃茨的经历告诉您。

                              爱您的,奥兰

感觉到照射在身上的温暖,伊芙不得不将还泛着睡意的双眼微微睁开一条缝隙。她的双手撑在柔软的床上坐起身子,被子从她的身上滑下。

她打了个哈欠,还有些模糊的视线渐渐聚焦,扭头环望了一下四周。看着周围并不熟悉的摆设,接着注意到隔壁床上的女孩,过了好一会儿伊芙才反应过来自己究竟身处哪里。

“啊……我是在霍格沃茨。”

伊芙嘴里这样小声呢喃着,原本还朦胧着的双眼一下子就清醒了不少,黑曜石般的双眸里好像有点点亮光。小女孩的床靠近窗边,她伸手将身边的窗帘拉开,清晨并不算耀眼却十分温暖的阳光倾洒进入卧室。

格兰芬多的休息室位于高塔上,比起其他学院休息室的位置更加容易接触阳光。

双眼很快就适应了亮光,伊芙伸手将窗户打开。早晨的霍格沃茨还非常安静却透露着一股幽静的美丽,伊芙注意到不远处的黑湖似乎有什么东西沉了下去,看起来像是有几只触手的样子。她刚深呼吸一口气想要大喊出声,下一秒,良好的家教让伊芙住了嘴,大清早就大喊大叫绝对会打扰到别人的,伊芙甚至还能回想起从前一大早就被尼古拉斯夫人教训的场景。

“唔嗯……早安啊,伊芙……”

似乎听见了隔壁床上的动静,奥兰也跟着醒过来。她揉揉还睁不开的双眼,接触到被子外有些冰凉的空间瞬间缩了缩脖子,抬手拉高被子。

“早安哟,奥兰。”

伊芙听见声音回过头,注意到人又重新缩回被窝里。她立刻跳下温暖的床铺,伸手摇了摇隔壁床上的人,“奥兰,快起来啦,今天第一天可不能迟到哟。”

也难怪奥兰会重新钻回被窝里,她刚刚注意到放在床头的猫头鹰时钟上的指针才刚刚指到6点的位置,距离规定起床的时间还有一段时间。

“真是的……”

见室友完全没有起床的样子,伊芙只好放弃了重新坐回柔软的床上晃着双腿。下一秒,她感觉到自己的肩头一沉,扭过头就注意到白色的羽毛。

猜到了是什么,伊芙脸上露出笑容,“早安啊,希尔。”

这里是昨晚开学式使用的大礼堂,平时也用作学生们的餐厅,耳边围绕着小巫师们来到霍格沃茨的体验交谈。把南瓜饼放入口中,伊芙注意到身边的奥兰露出了似乎露出些许无措的样子。

“……唔嗯,奥兰怎么了?”将南瓜饼吞下腹,伊芙凑近室友开口。

“不……没什么。”奥兰刚拿起来手边的南瓜汁又再次放下,她纠结了一下,双唇开开合合,最后终于挤出了一丝细微的声音,“那个啊,伊芙……你说,魔药学的教授会不会很可怕?”

因为有事先预习过霍格沃茨的课程,奥兰除了最感兴趣的变形课以外,最想学习的就是魔药学了,但她听说魔药学的教授是斯莱特林的院长……多亏之前在火车上的经历,这孩子对斯莱特林的恐惧不只是一星半点。

“……魔药学?是说爱德……唔唔……”听了奥兰的话,刚准备说出名字的伊芙立刻回想起母亲说不能直呼名字的教训,硬生生的顿住声音。黑发的小女巫摇摇头,脸上依旧是平时的样子,“不会哦,虽然他看起来很可怕,但是个好……诶……!”

话还没有说完,伊芙感觉到自己的肩膀被什么撞到了一下,手里的一小块蛋糕因为撞击掉在盘子的外面。

一个不怀好意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

“哼……斯莱特林都没一个好人。”

那时一个和伊芙差不多身高的小巫师,看他领带的颜色应该和伊芙一样是格兰芬多。他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刚刚撞到伊芙导致她手中蛋糕掉出去的大概是这个人。他强装出一副很镇定的样子,但眼神中的嫌弃一下子就暴露他刚刚的行为是故意的。

一边的奥兰见这一情况,脸上出现慌张的表情,不知道如何是好。

“啊啊啊……蛋糕!好浪费!”

如果换做是平常情绪比较容易激动的孩子大概会立刻反击,然后接下来就演变成小孩子的打架。但伊芙完全没有这样做的打算,第一时间心疼掉在餐桌上的蛋糕。她还是挺喜欢这个蛋糕的,霍格沃茨的食物都有巫师们特有的奇怪的口味,她从昨天开始就无比的想念家里那位韦德尔夫人的料理。

见伊芙做出这样的反应,那个小巫师发出一声咋舌,现在已经毫不掩饰表现出自己嫌弃的情绪,“啧……果然是奇怪的家伙。”

接着小巫师迈开步伐准备离开大礼堂,下一秒就听见了身后椅子被移开的刺耳声音。

“唔嗯……虽然我不知道斯莱特林是不是真的一个好人都没有。”

小巫师回过头,发现是站起身子收拾餐具的伊芙。餐具之间的碰撞发出叮当哐哐的声音,小女巫扭过头正视了小巫师的样子。还是很稚嫩的小巫师像是恶作剧被发现了一样,脸上流露出一丝慌张的情绪。

“但我现在知道了,格兰芬多里也并不是全都是好人嘛。”

伊芙说这话的时候,尽管脸上是和平时没什么两样的笑容,但语气里的冰冷在场的人都听得出来。

评论
热度(3)

© 云上的麻雀 | Powered by LOFTER